全本小说 排行榜 书架
第二荷辣网 > 寒门状元 > 第2482章 选址
张苑很快便按照朱厚照吩咐,在沈溪江南造城的奏疏上做出同意的批复,只是在安置将士家属方面有所保留。

当批复抵达沈溪军中时,此时人马已行至长江出海口的刘河堡中所,这里也是距离南直隶倭寇活动区域最近的一处千户所,更前面的吴淞江所、宝山所已被倭寇攻陷废弃。沈溪领兵抵达前,倭寇才从昆山县城周边撤退不久,官军谨守防线不出,任由倭寇肆虐。

沈溪领军抵达前便知晓,紧邻的松江府和苏州府中间,也就是苏州府这边防御措施做得比较好,而松江府那边则已基本放弃黄浦江两岸以及沿海区域控制权,使得松江府成为倭寇在南直隶的大本营,贼窝就在上海县城一带。第二荷◇辣网◇www.JiATIngXIAOsHUO.cOm

上海县始建于元朝至元二十八年,县治为上海镇,也就是后世南市的地方,县衙设在来榷场,也就是后世的十六铺,元大德二年县衙迁移到曲家湾。

近些年倭寇肆虐,苏州府严守嘉定、太仓州、昆山一线,松江府则以青浦、府治华亭、金山卫城组织防线,如此一来位于黄浦江北岸的上海县便尴尬了,数度被倭寇攻破,几个县令都死在任上,此后再也没人敢去赴任,如此一来这里就成为倭寇在东南沿海最重要的据点,专门用来转运从南直隶周边劫掠来的物资,包括人口和牲畜转运。

除此之外,倭寇占据了朝廷放弃的南汇嘴中后所、青村中前所等沿海海防驻所,在这片狭长的地区广设盐场,收获海盐,除了供自身使用外,还以私盐的方式低价流入市场,赚取资金。

尽管因为沈溪对于海盐制造技术的改进,已让大明官盐价格降低很多,不过因为朝廷垄断,地方上要靠官盐来敛财,层层加价,使得官盐的价格始终无法降到跟私盐一个等级上。

沈溪于刘河堡中千户所驻兵后,派出更多斥候往周边刺探情报,很快便将地方商人跟倭寇的买卖途径调查清楚了。

“大人,现在朝廷已同意修造城塞,不知您准备于何处筑城?”当晚在沈溪中军帐中,云柳以好奇的目光望着沈溪问道。

沈溪看着铺在桌面上的军事地图,用手指戳了戳:“就在这里吧。”

“这里?”

云柳若有所思,“这里不是上海县治所在地吗?难道我们要重建上海县城?”

沈溪笑了笑道:“这周边最好的地方就是这里,黄浦江两岸是天然的优良海港,可以躲避大的风浪,船厂建在这里得天独厚。”

“这里……”

云柳仔细想过,断然摇头,“这里就算地势平坦,水运便捷,但在此造城非常不易防守,先前上海县城几次被攻破就是明证。”

沈溪道:“这座城塞的主要目的,是提供一个物资中转站,在这里造船以及跟倭寇开战的后方大本营,至于防守方面的作用,我相信只要能将城塞修筑齐备,倭寇无法威胁到这边即可。其实倭寇在选择中转站上找了个好地方,这里既然是他们觉得最好的中转地,我为何不好好利用一下?”

云柳听沈溪已定下基调,便不再质疑,行礼道:“是。”

沈溪点了点头:“眼看马上就要到上海县了,这也算是我们跟倭寇的第一场战事,攻取此地后也算是能有效扼制倭寇对南直隶的威胁,此战结束便在上海县城的基础上筑城,然后我们就要跟时间赛跑了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沈溪兵马驻扎,并未着急起行,往倭寇活动频繁的区域而去,这会儿还要等朝廷征调的工匠,以及各地运送来的造船物资等。

货物运送要配合建城步骤,需要地方征调民夫,想在短时间内建造出一座城市,耗费的巨大人力物力常人难以想象。

沈溪所部驻扎当天,苏州知府派人过来跟沈溪接洽,地方上得到朝廷有关准允沈溪建城的谕旨,不过沈溪要如何修造城池没有在谕旨中过多提及,但以如今沈溪在朝中的地位,要得到地方上的配合还是很容易的。

来使并未给沈溪送礼,但还是隐约表达苏州知府为沈溪准备好礼物的意思,不过沈溪并未回应,谈的基本上是在地方上雇佣民夫等问题。

唐寅作为军师旁听一番,送走苏州府来使后,唐寅道:“要造一座城池,怎么也要征调十万民夫,到哪里雇佣这么多人?”

沈溪道:“先前中原战场俘虏不是挺多的么?发回原籍担心他们造反,不如全部派来帮我建造城池。另外,这造城也不是朝夕可成,只有先将城市范围规划出来,将城墙内的区域清理干净,在一些险要之处驻扎兵马,就好像军中营地即可……城墙可以后边慢慢建。”

唐寅咋舌道:“没有城墙,那还算城池么?若是倭寇杀来,防御力近乎于无!”

沈溪笑道:“江南这么多城池,防守海疆的重任未必需要这座城池来承担……只要在正式出征扫荡倭寇前将城池造好便可,算算时间的话,可能要到年底甚至明年才会正式开战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唐寅好像吃了黄莲一般,心中一片苦涩。

本以为沈溪跟海盗倭寇开战稍微准备一番便可,却未料沈溪提出要开战时间至少要等六七个月后,现在朝廷又没批准将士的家属迁居到新城来,这意味着他唐寅还要在军中吃至少半年的苦。

沈溪似乎明白唐寅的苦恼,道:“修城的前期准备大概只有半个月,争取十天后,我们可以将上海县城周围的倭寇彻底击溃,将建城的地方全部占领,再用两个月的时间将造船厂和城塞外围建筑建好,将工匠和民夫征调齐全,此时便可以跟朝廷申请将将士的家眷送过来……”

唐寅道:“沈尚书的计划,朝廷未必会同意,将士出征在外携带家眷,无心作战,且朝廷需要留家眷在北方,才能安心……”

沈溪笑着问道:“难道朝廷还怕这些将士投奔倭寇不成?”

唐寅想了想,的确不可能,本来出征将士要留家眷在后方,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充当人质,若有人在阵前投靠贼军,这些家眷便可能为朝廷定罪,甚至有可能会被流放或者干脆处死,以儆效尤。

不过现在跟着沈溪出征,打的又是非我族类的倭寇,显然在大明百姓心目中,这倭寇连普通山贼都比不上,投靠倭寇便等于数典忘祖,将之前跟着沈溪出征所得到的功劳悉数抛弃,不能福荫于家族,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。

沈溪在唐寅还没回答之前,便道:“计划已制定好,实在没必要更变,若伯虎兄有疑虑的话不妨等初战结束后,跟朝廷的请求被驳回来再说。”

……

……

修造城池之事,沈溪尚未抵达目的地前便已开始。

首先沈溪跟军中上下说清楚,因为这些人不但是出征主力,在修造城池时也是重要的劳力,既要承担守御城池的责任,又要帮忙建造船厂和城墙,将士们接下来会非常辛苦。

沈溪在军前会议上将造城的一些事跟军中中高级将领说明,包括未来几天行军和开战计划。

将领们对于修造城池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情,不过对于即将到来的战事却非常期待,这次毕竟是陆战而非海战,虽然涉及到攻坚,但总归是绝佳的拿战功的机会,而且同样的功劳跟着沈溪这个主帅取得,受到朝廷嘉奖的可能会更大,这也跟沈溪深得皇帝信任,且是正牌兵部尚书有关。

沈溪是大明军队仅次于皇帝的次帅,跟着沈溪取得功劳,意义非同小可。

将领们对于出征之事信心十足,好像建造城池只是顺道的事,并不在他们关心之列,而且他们也知道朝廷会出动民夫来配合建造城池。

临时驻扎的第二天晚上,也就是临出征的头天夜晚,沈溪单独叫了十几名将领到自己的营帐,做了战前动员,他们中大部分是跟过沈溪的老将,也有新将领对于沈溪不太熟悉,但经过动员后也表现出对沈溪的推崇和信任。

沈溪最后把王陵之和朱山一起叫来,虽然朱山不是将领,但一直在王陵之手下办事,能力方面还是值得肯定。

沈溪大概说了一下接下来两天要做的事后,王陵之有些意外:“师兄之前不都跟弟兄们交待过了吗?”

沈溪笑道:“再对你详细说一次不行?”

王陵之正要回答,朱山狠狠地捏了一下他的胳膊,随即王陵之就嘿嘿笑着不再言语。

虽然朱山的脑子未必好用,夫妻俩都是一样的神经大条,但在男女搭配上,却是很好的组合,朱山在成婚后有了女人的内敛,就算在家中对于相夫教子之事做得不是很好,但在军中,却跟王陵之莽撞和大条的性格形成互补。

沈溪再道:“我已经提前派人去上海县城查看过,倭寇已开始有序撤走人马,说明他们并不想与我们的人马正面交战,这次的战事很可能兵不血刃,不过也要防备倭寇狗急跳墙,拼死抵抗。”

王陵之握紧拳头:“咱的人马那么多,不用怕他丫的。”

朱山却道:“粗鲁!你怎么能在老爷面前这么说话?”

朱山总是拿自己身为沈家人的心态去对待自己的丈夫,嫁是嫁到了王家,但之前不出征时,朱山也会帮沈家做事,王家迁徙到京城后也完全仰仗于沈家照顾,朱山自然而然地觉得丈夫唐突了自家老爷。

王陵之没说什么,沈溪却道:“小山,其实他没说错什么,咱的人马是多,不用怕那些倭寇,他这么说倒也没错。”

“你看,师兄也这么说。”

王陵之有些懊恼,成婚后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有所改变,这也是当了父亲后人变得沉稳起来的缘故。

沈溪却又摇头:“不过你这性子,也该改改了,要学会务实,不然一辈子只能当个将领,难道你不想多赚取军功,拿个世袭的伯、侯爵位,让王家显赫一番?”

“啊?”

王陵之先是挠挠头,继而瞟了妻子一眼,脸上不以为然的神色足以说明他对于沈溪所说不能完全接受。

沈溪道:“我叫你们来,是想跟你们说明,这次出征不会以你们作为先锋,现在一切以求稳为主,所以你们不能违背我的命令做那冒进之事,军中练兵的事便由你们来负责。”

王陵之没说什么,朱山则点头:“好。”

王陵之看着朱山:“小山,你怎么能觉得好?咱打仗不就是为了获取功劳?光练兵有什么功劳?”

沈溪没好气地道:“别总想着功劳,务实比什么都重要,等到跟倭寇决战,我一定会让你当先锋,证明自身价值……现在你就老老实实当好差事便可。”

“哦。知道了。”

王陵之虽然有些不服气,但这是沈溪的命令,他不得不领受。

平时王陵之谁都不服,就只服沈溪。

沈溪突然问了一句:“若是让你们长久出征,可能几年见不到亲眷,你们……是否会想念?”

王陵之诧异地抬起头来,问道:“师兄是说,我们要在江南停留很长时间?不是说回头就把我们的亲眷都给接过来?现在小山在,若是孩子也在身边的话,那就算住在这里也挺好的,咱是南方人,又不是说无法适应这边的气候。”

朱山望着沈溪,明白沈溪说的话并不这么简单,其中恐怕有更深层次的考虑。

沈溪本来还想说什么,突然一抬手:“算了,就当你说的对吧,以后你们的父兄亲人也会接过来,住在这里,可能会待个一两年时间,到时候别想那么多就好。”

“不怕,不怕。”

王陵之咧嘴笑了笑,对于沈溪的话没觉得怎样。

……

……

沈溪没有再跟夫妻二人深谈,让他们回去准备来日行军之事。

至于沈溪则留在中军大帐,并未着急回寝帐休息,一直到深夜,云柳和熙儿从外回来,她们也是刚刺探到上海县城周边的情报。

“大人,之前屯在县城周边的数千倭寇,这几日相继撤走,不过城里还有大批人马,大概有与我们死拼到底的打算。”云柳道。

沈溪问道:“之前松江府东部和浙江东北部的倭寇可有异动?”

“并未有动向。”云柳道,“之前大人曾在闽粤之地横扫倭寇,很多贼寇是在那之后死灰复燃,他们现在应该不敢跟大人正面交兵,倒是听说有佛郎机人的海船最近频繁在杭州湾一线活动。”

沈溪微微点头,好像在沉思什么。

云柳再道:“佛郎机人一直跟倭寇有贸易往来,他们图谋不轨已久,甚至之前还有传言说他们已占据海岛……”

沈溪道:“先把海岸附近的倭寇彻底清理一下,将他们悉数驱赶到海岛上去,这将是我领军平倭的第一步。”